随便写写 你们也就随便看看(・_・;

Specific-3

总裁和阿翊的结局算是交代上了!

本篇含一个轮子和0%虐成分(?)




——睁开眼。

迎来的是一片黑暗,和有些头疼的感觉。


轻轻抿了唇,有些干裂;喉咙也有点疼。

身体很累很累,呼吸都有些吃力。

鼻子总有种刚哭了很久了酸涩感。

但自己的心脏的疼痛似乎更是不忍忽视的,窒息的沉重感就像要喘不过气似的。



叹了口气稍微往前靠了点,是一片软软的胸膛。

有些温度,而且稳稳的起伏着。

熟悉的沐浴精味好像令自己浮躁的情绪能安定一些,但心脏被什么压着的感觉还是挥之不去;反而愈来愈沈。



他伸手,却在碰到对方腰间前停下。

温尚翊始终没有拥抱陈信宏。



-



温尚翊最后还是跟了陈信宏,在同业也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谁能想到有人还想贴钱跟他睡一晚的陈总会买下了个新人,这好运和捡到钱不是一个级别的。



温尚翊是怎么想的?

他其实也没有想什么,被包养并不是怎么一件值得夸耀的事,他顶多认为是各取所需。

——以肉体换取金钱。

至于用途他谁耶没说,反正也没有人会过问。



就连陈信宏也一样。



跟了陈信宏之后也没什么行业禁忌不能说个人资料,温尚翊告诉了对方他的本名和交换了私人号码。

因为陈信宏本身忙的关系他们也常常各过各的,唯一的规定就是温尚翊除了他不能跟其他男人有多余的关系。


陈信宏给的钱也算多,但温尚翊用了一部分当餐费和适当买些新衣服打扮自己不会被陈信宏看腻外也省下了一大笔。

虽然绝大部分钱都是被往医院送的。



这个关系一直都维持的很好,但到了要第三年的某一天也不知道是谁先越界了。

对于对方开始有了心动的感觉。



开始会想一起过节、想一起做某件事以外的约会、又或许是无意中的开始在意对方。



陈信宏认为温尚翊只是迎合自己,要是给他的不够好他就会离开。

温尚翊认为陈信宏要玩腻自己了,给他更多的物质只为了让自己走远点;或许有天会直接出一笔钱把他赶走也说不定。



很担心,他们看着对方眼神的小思绪愈来愈多了。

原本很迎合的性-事也慢慢多了些尴尬的情绪。



而在某天一场激烈的床上战中陈信宏理智线还有些崩了;他想让身下的对方无法离开自己,能永远在自己身边。

但这个结果却造成了用力过了头让温尚翊都疼的喊哑了。

温尚翊开始认为对方已经失去了对自己的耐心和温柔,一个情绪没拿捏好的情况下他也不小心掉了眼泪。



导致那早一起来自己无比的不舒服,体温似乎也愈来愈高。

——他又沉沉的睡去。



下次醒来已经是一个还算舒适的床上,不像平常他觉得的太软了那种。

身上也被好好的穿上了丝质的睡衣,有些温暖。

额头上有一阵凉意,知道是裹了毛巾的冰袋后他突然明白自己发烧了。



陈信宏就在他身旁,一点也不算闲的看着让属下从公司送过来的公文。

但看见温尚翊一醒来后又急忙到他身边问了状况。

陈信宏也拿下温尚翊额上的冰袋用一旁脸盆的水重新洗脸一次挂在盆边的毛巾。

他替温尚翊擦擦脸、颈肩和其他有流汗的地方。

再把冰袋放了回去。

也稍微让他起身靠着床头吃下已经准备好的感冒药再喝些温开水。



对方突然的悉心照料确让温尚翊胸口更疼了,不小心还打湿了眼眶。

“怎么了?”见状陈信宏还以为是自己哪里做不好了,急忙问着。

“你干嘛还对我这么好。”他发现自己控制不住的泪腺似乎有点示弱了,又用了比较强硬的语气回话。



“我们都一起过多久了,当然要照顾你。”陈信宏突然就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一直是以为对方已经想离开了。

“你不是玩腻了吗。”见对方还是只顾着说甜言蜜语温尚翊也没忍住问了。



像是突然明白对方的想法似的,陈信宏用手抹掉了温尚翊要从眼眶泛出来的泪水。

他俯身吻了对方的眼角。

“疼吗?”他开口问。



或许因为发烧的关系,温尚翊的思考能力似乎也打结了。

他不明白的看向了对方。



陈信宏才轻轻笑了坐上床,把对方打横了抱在怀里。

他让温尚翊的头靠向了自己的胸口,轻轻开口。

“明白了吗?”



一会似乎是整理好思绪的温尚翊才缓缓的睁开眼,明明是在瞪人但在陈信宏眼中看来还有的可爱。

温尚翊伸出没什么力气的拳头捶了一下对方胸口。

“你讨厌死了。”



之后稍微费了点劲起身,但还是把全身感到酸痛的身体转正面向了陈信宏。

——他又再次伸手。

不过温尚翊这次是紧紧拥住了陈信宏。



“讨厌我还抱这么紧啊。”见对方抱着似乎是不打算走了,他揉了对方松软的头发问道。

“我高兴。”等了良久只等到了这三个字作为答案,陈信宏也无奈的笑了。



“你回去躺着多休息,我不能感冒还要工作欸。”虽然这么说,但陈信宏还是没拉开对方的手反而帮他拍了拍背。

“你活该。”温尚翊把头靠到他的颈间,“感冒了最好。”





“不过这样真的不方便。”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陈信宏才有点犹豫的开口。

温尚翊还没睡着,就是仍然靠着对方“什么?”



“⋯⋯有些地方会比较难受。”

虽然因为发烧的关系温尚翊也迟钝了不少,但同为男人的他还是知道了对方是什么意思。

“变态。”

他气哼了声,但起身的时候还是不小心碰到了对方“难受”的地方。



“谁叫你一直抱着我。”这样被骂了陈信宏也觉得委屈,被心爱的人抱着这么久还没点反应才算不正常吧。

温尚翊没说什么就是抱着棉被还迷迷糊糊的。

正当陈信宏觉得自己一时间冷静不下来想起身去浴室解决时又被温尚翊拉住了手。



“⋯⋯我帮你打出来。”

劝也劝了,拒绝也没少。

谁叫温尚翊决定好的事就不改了,他脾气也还不是一般倔。

但他们还是约好了只能用手。



"https://m.weibo.cn/6492167247/4290574788465890



下次醒来后温尚翊觉得自己身体比刚刚轻了不少,拒绝陈信宏把粥拿来床上给他吃后他也和陈信宏一起到了饭厅。



“这些粥是我让老苏教我煮的,你要吃多一点啊。”陈信宏就像是等着被夸奖的孩子一般,期待着看着坐在眼前的温尚翊吃下自己第一次煮的粥。



“老苏心脏不好,你不要去厨房吓他老人家了。”送进口中之前他还愣了一下,说完了之后才吃了一小口试试。

“我都有帮忙到好不好。”没被夸反而还被损了一句,陈信宏当然是不服气的。



“没添麻烦就好。”虽然是普通的清粥,但仔细尝还能吃到一些烧焦了的味道。

他能百分之百确定是陈信宏自己煮的了。

“阿翊你是不是感冒嘴巴就变更坏了。”

陈信宏觉得有些委屈,扁着声音不满的说。



只见温尚翊放下了汤匙,撑着头看向他。

“你还有事要忙,我没事了你可以先回公司一趟。”

“你不在很多事得搁着了吧。”



他看陈信宏的表情好像是在犹豫又再开口,“感冒而已能多严重。”

最后对方还是点了点头去房里换了衣服。



把一些文件和早上让属下帮忙带来的公文都拿好了之后陈信宏就赶着出门了,到了玄关后却发现温尚翊靠着墙边在等他的样子。



还没开口问原因对方就到了自己眼前,垫起脚尖就伸手拥上了对方颈间。

“谢谢。”温尚翊在他耳边轻轻开口。



揉了揉对方发丝后陈信宏也笑了。

“等我回来。”



END.



呼呼写这种短篇总是特别快落所以写超快(?)

dpq我都没写好放着的档都是写完才丢上来的quq

写着也发现自己好喜欢这一篇的故事啊,希望你们也喜欢 么么!

看到这里的朋友不妨也留个评论我们狗搭一下(˃̶͈̀௰˂̶͈́)


谢谢啦(比心)





评论(11)
热度(27)

© 阿寔今天嗑糖了吗 | Powered by LOFTER